中文  English
首页 >> 党务工作 >> 党员之家
帅孟奇:一枝红梅傲霜雪
2015年04月02日 阅读:

    她是党和人民尊敬的“帅大姐”,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我党组织战线杰出的领导者”。她就是帅孟奇,这个拥有高洁品格的革命老人,用一个世纪的时间,诠释了她悲壮绚丽的人生之旅。

  人间正道是沧桑

  前些年,央视年度大戏《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播出,牵动了人们对那段远去的峥嵘岁月的怀念,也引发了观众对找寻其中人物历史原型的兴趣。经过对比,我们不难发现,剧中柯蓝饰演的瞿霞,更多的讲述了巾帼英雄帅孟奇的传奇故事。当然,剧情并非历史的还原。

  帅孟奇乳名婉顺,1897年1月生于湖南汉寿县东乡陈家湾。父亲帅惊白,早年入学,后来东渡日本深造,参加了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同盟会。辛亥革命后,曾任湖南省教育司科长等职,目睹当时政治腐败,国难当头,愤而弃官还乡,在故土长期从事教育工作。

  尽管出生于并不富裕的水乡小村,但父亲的经历让帅孟奇有了一般女孩难得的求学机遇。作为长女,她曾跟随父亲在常德女子职业传学所学习织布,到长沙周南女校补习班学习,不仅学得了知识,更是耳闻目睹了革命党人的英勇事迹,开阔了眼界。

  1918年,帅孟奇与青梅竹马的表弟许之桢结婚,两人恩爱无比。第二年,许之祯在长沙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后,又进了上海外国语学院,结识了陈独秀。这期间,许之祯常给帅孟奇写信,讲些革命道理,也寄些进步刊物,使帅孟奇开始受到马列主义的启迪。

  1920年,帅孟奇携带刚满一周岁的女儿离开家乡进入汉寿县城。在县城,她结识了易瑜、陈才翠等进步女性,与她们发起成立了汉寿女界联合会,创立民益女子职业学校,宣传妇女解放思想,要求男女平等。1926年,经詹乐贫介绍,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马日事变”后,血雨腥风降临,帅孟奇成为了敌人重点追捕的对象。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帅孟奇遵照中央的指示,到武汉、上海等地投入到党的地下活动。1932年10月,因叛徒出卖,帅孟奇被捕入狱。在狱中,她遭遇了极刑。敌人往她鼻子里灌煤油,灌得七窍流血,左眼失明;上老虎凳,压木杠子,硬是把她的右腿骨压断了。

  5年炼狱的折磨,让她失去了健康的躯体。而出狱后,她面对的竟是家破人亡:受她牵连,父亲被逐,流落异乡;母亲疯了,命若游丝;独生女夭折;远在苏联工作的丈夫以为她死在狱中,已经另组家庭。

  与剧中的瞿霞一样,帅孟奇选择了坚强,她将刻骨的悲痛埋藏心底。擦干眼泪后,她在故乡寻找党组织,秘密开展抗日救亡群众活动。只是从此,她没有再走进婚姻,她将革命的大家庭当作了自己的家。

  无私无畏有大爱

  帅孟奇长期从事党的组织和干部工作。她一生坚持任人唯贤、为国选才。她经常深入省市调查,广开用才之路,为国家选拔了大批优秀的人才,为党的干部队伍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

  延安整风运动后期任陕甘宁边区政府机关甄委会主任时,她将七八十位被打成“特务”的同志一一甄别平反。1952年,她妥善处理了100多位从苏联归国的“政治侨民”的党籍与工作安排问题,使这批久居国外的同志感到了党和祖国的温暖;在调查张闻天“里通外国”问题时,她坚持原则,从不随世俯仰;此后,在“反右派”、“反右倾”斗争中,力所能及地保护了大批干部;“文化大革命”后,接受了许多干部的申诉,使受迫害的同志的冤情得以平反昭雪。

  在失去亲生女儿之后,帅孟奇一生无儿无女,但她并没有缺失一位母亲的情怀。她待革命烈士沈绍藩、郭亮、黄公略、彭湃、周惠年、李硕勋等的遗孤如同自己的孩子。一到周末她便把这些孩子都接回来,用自己每月5元钱的津贴,买些肉、枣之类,给孩子们改善生活。孩子们身体不适,帅孟奇更是急得吃不好、睡不香。孩子们都亲切地称她为“帅妈妈”。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正直无私的革命者,这样一位胸怀博大的好母亲,在那个乌云翻滚的非常年代,仍免不了遭受命运的折磨。

  1968年4月1日,帅孟奇被列为专案审查对象,4月8日,被关进北京卫戍区“监护”起来。专案组对已是71岁高龄的帅孟奇进行“连轴式”的突击审讯逼供,帅孟奇还是在国民党监狱中练就的那一套:坚持实事求是,又“硬”又“臭”。

  这一“监护”就是整整7年。其间,她被诬陷为“叛徒”、“特务”,并“开除党籍”。她的眼睛再次受到伤害,几乎双目失明。“一度梅花一度春,傲霜战雪岁迎新。漫山萌芽向阳发,粗杆老梅绿叶生。”1976年,她在流放途中写下了这首《咏山梅》诗,她相信真理定会战胜邪恶。1977年,在邓小平的批示下,80岁的帅孟奇于这年的最后一天回到了北京,再次获得了彻底“解放”。

  平反后的帅孟奇拿到了“文革”期间停发的两万元工资,一转手她就将钱捐给了国家。

  1997年,帅孟奇的百年寿辰之日,陈赓将军的两个儿子陈知非、陈小建,一个作画,一个在画上题词。题词中写道:“没有孩子,却儿孙满堂;没有视力,却有敏锐的目光。没有权力,却最受尊敬;没有享受,却活得最长。” 

  这正是帅孟奇一生的写照。

  真情感动留人间

  1998年4月13日,帅孟奇逝世。根据老人生前遗嘱,骨灰一半撒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的苍松之下,一半撒放在她出生的故里——坡头沅水河中。这距老人生前最后一次返故乡已经14年了。

  同年5月,时任汉寿县档案局局长的王良伟向中央组织部的代表提出征集帅孟奇同志遗物进馆收藏的请求。9月,北京传来讯息:同意。

  据当时的接收组成员周显发回忆,1998年10月6日,她第一次来到东长街织女桥20号帅孟奇的北京故居,进来之后,她落泪了:深灰色的外墙具有典型的北京四合院墙特征,室内很窄、很暗,门窗油漆剥落,家具陈旧。

  遗物中,有帅孟奇在延安时的笔记、工作日记、西北坡用过的马袋、建国后毛泽东为她颁发的任命书以及同毛泽东等的合影;有老人一生仅穿过的一双皮鞋,一穿就是30年;一生仅用过的一台黑白电视机,仅十二英寸;一箱打着补丁的衣服,几双补了又补的袜子;一叠捐助教育等公益事业的收据……

  在交接遗物时,帅孟奇生前秘书陈双璧泪流满面,她哽咽着说:“老人走了,只留下党旗覆盖的骨灰盒和珍贵遗物,这是宝贵财富,你们接回汉寿,让老人魂归故里……”

  2001年9月12日上午10时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李铁映在时任省委书记杨正午的陪同下,专程赴汉寿档案馆出席陈列室开馆仪式。随后,汉寿县档案馆被授予“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党员教育基地”、“党风廉政教育基地”、“未成年人教育基地”、“妇女教育基地”,每年参观人数超过万人。

  后记 

  101岁,对于一位身心曾饱受伤害与摧残的女性而言,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

  有人问过她的长寿秘诀,她只是笑笑说:“心底无私天地宽。”

  据说,许之桢再婚后曾在延安遇到帅孟奇,言语间很是愧疚。面对自己深爱的丈夫,帅孟奇平静地回答:“不要那么自责,我不怨你。”

  这样的爱,无私而坦荡,令人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