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首页 >> 党务工作 >> 党员之家
永不熄灭的酥油灯——追记四川阿坝县茸安乡格尔登玛村大学生村干部罗州仁青
2015年08月21日 阅读:

       6月23日以来,四川阿坝县普降暴雨,山洪肆虐、山体滑坡,道路中断、桥梁冲毁,全县16个乡镇严重受灾。

  茸安乡格尔登玛村是全县最偏远的乡村之一。盛夏,正是格尔登玛村药山远牧季节,多数的青壮年牧民都在远牧点和药山上,村里只有留守的老人和小孩。村庄就在河谷的“瓶口”处,下了这么多天的暴雨,一旦山洪暴发,这200多个老老小小怎么办。大学生村干部罗州仁青和村两委的干部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已经在格尔登玛河上游来来回回察看了十多次。雨越下越大,浑浊的河水已经翻过河堤,冲到路面,漫入群众的房屋。

  “仁青被卷走了,仁青被卷走了……”

  “书记、主任,必须马上转移。万一死了人,我们咋向山上的父老乡亲交代。”罗州仁青焦急地催促。

  “好!听仁青的,马上转移。”村支部书记嘎让狠狠跺了一下脚,终于下定决心。

  仁青一头扎进滂沱的大雨中,挨家挨户地动员向安全地点转移。

  10∶25,224名群众全部安全转移,没有一例伤亡。

  “接下来,群众吃什么、穿什么、电话打不通、路又断了,这样肯定过不了两天,怎么办?”村两委的干部围拢在一起,最后大家决定只有派人到乡到县求援。

  谁都知道这就是要徒步穿越死亡线送“鸡毛信”。“我去,你眼睛不好,留下来安置群众。”村委会主任机机提议。“不,你们熟悉情况要留下来,我年轻,我去。”仁青站起身准备出发。机机还是放心不下,“夺哇老书记留在这里,我带几个人送你们。”

  山路崎岖,道路塌陷、桥梁冲毁,路越来越难走,雨越下越大……仁青和机机等十来个人沿河而下,在雨中艰难前行。当行进了32公里左右时,仁青看到去年和牧民修筑的“幸福桥”已经被冲毁。时间已经是15∶30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往回走,灾情就没办法及时送到。

  这时仁青发现岸边有一棵较大的杉树,灵机一动:“砍倒大树搭桥过河。”牧民们把河边的大树砍倒在河岸两头的河堤上,准备从所谓的“桥”上爬行过河。但是湍急的河水冲拍着树干和枝蔓,“桥”像绳索一样来回晃荡着,一不小心就会落入汹涌的河中。仁青把准备上桥的村委会主任拉了回来,自己抢先爬上去试试。

  当仁青爬行到河中央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股山洪突然席卷而来,仁青被卷到了汹涌的河水中。

  “仁青被卷走了,仁青被卷走了……”牧民们丢掉身上的东西,在暴雨中呼喊着他的名字,沿河紧急搜救。

  晚上20∶02,接到仁青失联的消息,县专业搜救组130人立即行动,连夜行军赶赴事发现场,闻讯自发参与搜救的基层干部群众200多人加入了搜救队伍。7月1日早晨5∶00,搜救组赶到格尔登玛河和阿曲河的交汇处。经过一天的搜寻,下午15∶00,搜救队伍终于在一处被山洪掏空的树根下找到了他。他遍体鳞伤,紧握双拳,心脏停止了跳动,年仅28岁的生命就这样永远离开了。

  “死去的宁愿是我,而不应该是他呀!”

  “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就走了啊!”在遗体打捞现场,村委会主任机机满脸泪水,“死去的宁愿是我,而不应该是他呀!”。

  “2010年10月,茸安乡分配来了6名大学生村干部,6个村中格尔登玛村不通电、不通手机信号,如何把他们合理分配下去让我很为难,征求他们意见时,没想到第一个站起来的就是仁青,他选择了格尔登玛村,这让我很意外”。时任乡党委书记范文辉回忆说。

  仁青在格尔登玛村一待就是4年多。“2011年,仁青对我说他平时存了1000多元钱,让我通过朋友从广东订购一批牛仔服,不要好看,只要质量好、耐穿就行了。他说乡里的孩子们条件差,有很多大人都上山采药去了,家中只有老人照管,六一节想给他们买件新衣服”,大姨阿波回忆。“他父母长期生病,家里很困难,他每个月都要给家里寄钱,我不晓得他是怎样节约下来的这些钱。”

  村官的工资并不高,很多村官还是“刮家干部”,但他却不一样,对自己很“吝啬”,对村民和同事却很“大方”。安坝村会计的爱人去世,他不仅主动上门帮忙,还自掏腰包送去慰问金;蒙古村村民患白血病的消息传到他耳里,他主动上门捐款;甲尔多乡格玉村支部书记俄郎患病,他又将自己仅有的几百元生活费捐出来……

  刚到村,仁青就挨家挨户上门,整理编制全村农户信息表,当起了牧民的文书,代写各种申请证明,整整在村上待了半年没有离开过一次。2011年国家对大骨节病区实施大骨节异地搬迁工程,他主动到牧民家中出谋划策、指导修建新居,经常在劳动力少的村民家中帮忙。2012年茸贡寺举办600周年庆典活动,仁青同牧民和武警官兵一起拿起铁锹、铲子修筑道路。2013年实施幸福美丽家园建设,很多村民不了解政策,怀疑观望,仁青挨家挨户耐心讲解政策,在最短的时间里各家各户都动工修建了澡堂和厕所,村里也有了垃圾池,现在环境改善多了。格尔登玛河上没有桥,仁青带着村干部多方筹集资金,与群众一起投工投劳修建“幸福桥”“连心桥”。2014年修建光伏电站,仁青主动当起了村上的管理员和监督员,协助工程队选址、平场地。

  连续三年他被评为“优秀大学生村干部”,还参加了省委组织部举办的藏区大学生村干部培训班。后来他在《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在这偏远的村寨里,村支部书记和党员把牧民当成自己的亲人,把牧民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帮助牧民、服务牧民,我希望自己能像他们一样加入共产党,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我会加倍努力。”

  “格尔登玛就是他的阵地,是战场就会有牺牲。”

  “我的孙儿工作在格尔登玛,格尔登玛就是他的阵地,是战场就会有牺牲。他牺牲在阵地上,没有辜负党的培养和我们的教育。”在失去最引以为豪的宝贝孙儿后,仁青的爷爷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1987年3月,仁青出生在若尔盖县达扎寺镇一个普通的藏族家庭。为减轻家庭负担,完成学业后他怀揣着梦想,以优异成绩考入了阿坝师范专科学校。“听说阿坝县维稳形势最严峻,我是藏族人,应该能开展好工作。”毕业后他告别了家人,定向应考到了阿坝县茸安乡,并选择了条件最艰苦、交通最偏远的格尔登玛村。

  2012年夏天,仁青的父亲因低钾反应住进了省医院。半年时间里,仁青没能到医院来过一次。在电话中,他对父亲说:“阿爸,对不起,这儿的老百姓正在搬远牧,等他们安置好了我就来看你。”“阿爸,对不起,这几天我们在修路,我走不开,过两天来看你……”阿爸忍不住埋怨:“他比县委书记还忙。”

  就在今年3月,仁青的妈妈由于很久没见到儿子,专程拖着病体来阿坝县看他。一见面,阿妈就拉着他的手说:“儿子,你又瘦了。”“什么时候带个漂亮的媳妇回来?”

  “阿妈,今天村委会主任又教了我一句方言。”他调皮地说,“外表好看不管用,心地善良才是最美。”妈妈高兴地发现,儿子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当地藏语了。

  “没想到那是最后一面。”妈妈回忆,“就在前些天他还和我通了电话,这个娃娃撒谎了,他都没有告诉我格尔登玛被洪水淹了”,仁青阿妈悲痛欲绝。

  是夜,茸安乡格尔登玛村的1000多名僧众自发地汇聚在一起,按传统习俗点亮千盏酥油灯,双手合十,祈福声在阴霾的河谷中回荡……

  一名阿坝县干部在参加了罗州仁青同志的告别仪式后,在微信中写道:“你的躯体温暖了洪流,挡住了肆虐的洪水,你的灵魂滋润了山体,挡住了咆哮的泥石流,从此以后,那里的山川、河流、丛林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