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首页 >> 知识库 >> 经典案例
江歌遇害案的法眼观察
2018年03月12日 阅读:

案例一 江歌遇害案的法眼观察

20171220号下午,留日女学生江歌遇害案在东京地方法院(裁判所)宣判,被告陈世峰以故意杀人罪、威胁罪(国内媒体多报道为恐吓罪,这是错误的,后文有详解。)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这起在东京地方法院审判的刑事案件,也许是自二战结束后的东京大审判以来,最牵动中国舆论的海外案件了。全案充斥着道德与人性之拷问,庭审中也不乏激辩、质疑、反转等冲突猛料,案件主角你方唱罢我登台的自说自话,更如同一出现实的罗生门,在成为了国内舆论焦点的同时,也向社会抛出了一个个尖锐的问题。

于国内的法律人而言,由于日本的刑事诉讼制度在构造类型上独树一帜,是公认的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的混血儿,有学者称之为日本式当事人主义。能以真实的案例为切入点,进而研究日本刑事诉讼构造,对我国刑事诉讼研究领域无疑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万益法律人自莫能外,故结合凤凰网、澎湃新闻等相关媒体所报道的法庭实录,为您深入观察与解读该案中的若干争议焦点,并一窥日本刑事诉讼构造之堂奥。

案件背景:

据此前媒体的公开报道,2016113日凌晨013左右,住在日本东京中野区的中国留学生江歌,身中十余刀倒在家门口的血泊中,其中头部伤口长达10厘米,凌晨220分,在送医后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而持刀杀人的正是江歌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117日,陈世峰以恐吓罪被日本警方逮捕;1124日,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陈世峰发出逮捕令;20161214日,陈世峰以杀人罪被正式起诉。

而据案发时仅一门之隔的江歌舍友刘鑫描述,事发当晚,刘鑫请求江歌晚上接她回家,江歌在车站等待刘鑫两小时,然后两人结伴回家。自己先进屋一步,没有反锁门,听到江歌的一声叫喊后,试图推门出去但无法推开,通过猫眼也查看不清楚,遂打电话报警。

遇害人江歌的母亲江秋莲认为,如果刘鑫没有锁门,也许江歌还是可以逃回家中,躲过一劫。此后,江秋莲来到日本,但由于刘鑫拒绝与其联系交流,也未出席江歌的葬礼,江秋莲在网络上公开了刘鑫的名字和照片。该举动引发刘鑫不满,并表示给你一天时间撤回信息,你不撤回,我死了也不会去作证。同时,网络大V“毒舌咪蒙的文章《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瞬间刷屏,登上了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也让江歌被害案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817日,江秋莲在微博上征集请愿书签名,希望能判处陈世峰死刑,江歌案再次引发舆论关注。江妈妈表示,不判处死刑,他(凶手)永远不会明白生命的价值和可贵。不久,刘鑫被工作的日语学校辞退。

法庭实录

(据凤凰网、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

1211日庭审实录:

1.检方指控及举证

1)关于陈世峰威胁罪的举证:

2016112日下午,陈世峰到江歌家找刘鑫,但没有见到。

下午4点左右,江歌回家后不久与刘鑫二人出门。陈世峰随即尾随她们,并一起乘坐电车。

江歌和刘鑫分开后,陈世峰一直尾随刘鑫,并在电车上通过微信对刘鑫进行威胁,称要公开刘鑫穿内衣躺在床上的照片,还说要将照片发给她的父母。

2)检方对陈世峰蓄意杀人的行为进行相关举证。

2.陈世峰的辩护律师发言。

1)对威胁罪认罪,放弃辩护。

2)关于故意杀人罪的辩词,辩方律师认为:被告应被判定为杀人未遂罪:刀不是陈世峰准备的,是刘鑫递给江歌后,江歌用刀主动袭击陈世峰,遭受到生命威胁的陈世峰出于正当防卫夺过了刀刺向江歌,但江歌在被刺第一刀后就意外致命了,而之后的刀伤与江歌的死亡没有直接关系,因此陈世峰的行为是杀人未遂。

3.陈世峰当庭表示:夺刀过程中,不小心刺到了江歌;

4.法院庭上公布江歌的尸检报告。

5.检方、被告方及裁判方向法医(东京大学法医学研究科教授岩瀬博太郎)提问。

辩方律师提出两个观点,一是认为两人在抢刀的过程中,江歌拿刀刺伤了陈世峰的右眼,还造成了陈脸上的伤痕。二是造成江歌死亡的是第一刀,而这第一刀是两人在争执过程中造成的过失杀人,并非故意杀人,之后的几刀确为为故意杀人,但不是致命的几刀。

法医认为陈世峰右眼伤那是旧伤斑痕,其他伤痕为指甲抓伤以及被刀鞘和刀锋擦到的痕迹。同时,法医指出,江歌的致命伤是左颈总动脉被刺,失血过多而死,根据各种刀痕判断,在受到致命伤之前,江歌躲闪了5次。实际上否认了辩方律师提出的质疑。

6.检方提供了案发附近场所的24分钟的监控录像。

1212日庭审实录:

1.江秋莲出庭提供证词,陈世峰的律师向江秋莲提问时被检察官抗议问题与本案无关,法官许可。

2.法庭公布刘鑫与陈世峰感情破裂相关证据。

3.检方公布证据:陈世峰大学某教授曾丢失一把相似的刀。

4.报警录音显示刘鑫曾喊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5.检方三次质证。

1213日庭审实录:

1.重要证人,陈世峰的房东日本妈妈据称因被媒体干扰,突然宣布不出庭。

2.关键证人刘鑫首次在法庭隔壁房间通过视频方式接受检方问询。

3.刘鑫否认锁门或听见门铃声,表示对门外情况只能猜测,接警报告里写的门锁了,你不要骂了!其实是怎么门锁了,你不要闹了!

4.陈世峰律师质疑刘鑫:没有听到门铃声、没看到门外发生了什么的庭审证词与报警记录矛盾。

5.刘鑫称听到门外尖叫试图开门,门被一股力量推回去关上。

6.刘鑫否认曾向江歌递刀。

7.辩方律师提出若干辩护意见。

辩方律师有两项证据调查请求遭检方和法官以出证理由不充分为由拒绝。

1214日庭审实录:

1.陈世峰回答90多个问题,涉及其案发前的出行目的、出行细节、在江歌住所门口发生冲突的过程细节等并称,是刘鑫将江歌推出门外,且凶器水果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

2.陈世峰否定要杀江歌和刘鑫,也否定刀是自己的。

1215日庭审实录:

1.对被告人陈世峰进行讯问,江歌妈妈出庭念呈情书。

2.陈世锋表示,去找刘鑫那晚,已经有了新的女友;见江歌倒地后,陈尿了裤子。

1218日庭审实录:

1.陈世峰做完最后的陈述后,向江秋莲下跪,江秋莲表示:不接受。

2.检方求刑:判处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列出7大原因:

1)陈世峰行为恶劣,江歌脖子上有12处伤口,主要伤口从右到左刺透,深度达6.5cm-8cm

2)杀人动机强烈;

3)陈世峰行为自私;

4)给社会带来恶劣的影响;

5)陈世峰是有计划性的杀人行为;

6)刘鑫开门的话,检方推测也会强制开门,杀了刘鑫;

7)陈世峰的行为具有报复性,没有悔恨,道歉只是形式上的。

3.江秋莲代理律师要求判处陈世峰死刑。

1220日宣布一审判决。

庭前舆论争议一:为何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同为中国人,该案却在日本审理?

由于刑法的空间效力事关国家主权,因此在刑法的空间效力中,最重要的就是属地管辖权,即国家对其领土范围内的一切人、事、物享有完全的和排他的管辖权。例如我国《刑法》第六条【属地管辖权】就规定:

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别规定的以外,都适用本法。

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或者航空器内犯罪的,也适用本法。

犯罪的行为或者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

本案的案发地在日本,即使案件的被告人和被害人同为中国人,犯罪发生地所在国也会根据日本刑法的属地管辖原则,享有优先管辖权并依据该国刑事法律对其行为进行审判。

被疑人(日本将起诉前的被追诉人称为被疑人,起诉后称为被告人)陈世峰已在日本受到当地检方起诉,如果要让他回来,需要依靠中日间的司法合作,将其引渡或遣返回国。但这个程序目前没有提起,而且一般来讲,日本方面可以案件正在审理为由,拒绝中国的引渡请求。因为要在日本受审,中国司法机关无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实际控制,目前无法行使管辖权。

庭前舆论争议二:中国司法机关是否可能对其继续追责?

法庭上,日本检方对陈世峰杀人案求刑20年,不少网友不满此结果,并提出问题:从实践上看,日本对故意杀人案件的判决结果相对中国而言偏轻,我国司法机关能否对其进行追责?

根据我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也就是说,即使陈世峰在日本受到刑事处罚后,我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追诉权行使的一个充要条件是:只有犯罪嫌疑人本人身在国内,才能适用追诉权。根据日本刑法,陈世峰在服刑期满后蒋被遣返回国,则其入境地或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以及被害人江歌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都可以行使追诉权追究其刑事责任。此外,如果陈世峰在日本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如果我国司法机关继续追究其刑事责任,法院在判决过程中,可以视陈世峰所受日本法院刑罚处罚情况,对比中日刑罚处罚之轻重,对其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法庭看点一:控辩策略

(一)检方策略:

众所周知,日本的犯罪构成理论体系师从德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的递进式犯罪构成体系,其构成要件为该当性、违法性和有责性,因此,检方策略就是紧密围绕这三阶层理论,通过出示30项证据,环环相扣,形成证据链体系,逐一论证陈世峰犯威胁罪和故意杀人罪。例如证明本案的行为主体、危害行为、犯罪对象、严重的危害结果及因果关系等证据,就属于故意杀人犯罪构成的该当性范畴。

有责性指能够就满足该当性和违法性条件的行为对行为人进行非难和谴责,内容包括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能力、犯罪故意或者过失和违法阻却事由等,在本案中,检方意图证明的就是陈世峰犯罪行为的有责性:一是犯罪方式的恶劣性:行凶过程残忍;二是强烈的杀人意愿,原本杀人目标不止江歌一人;三是有周密的计划性和预谋;四是杀人动机自私;五是陈世峰犯意强烈;六是被告事后完全没有反省。

(二)辩方策略:

1.不对检方指控的威胁罪予以辩解,直接认罪。让人奇怪的是国内媒体报道的却是,检方指控被告触犯的是恐吓罪。日本刑法第249条原文是这样的:人を恐喝して財物を交付させた者は、十年以下の懲役に処する。翻译过来就是恐吓并造成当事人财物损害的,处10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我国刑法规定的敲诈勒索罪近似。在媒体的相关报道中,我们发现陈世峰虽然以刘鑫的私密照为要挟以求复合,但并未发现有该行为造成刘鑫财物损害的情节。因此,这里的罪名应该是威胁罪,日本刑法第222条(脅迫の罪)原文是生命、身体、自由、名誉又は財産に対し害を加える旨を告知して人を脅迫した者は、二年以下の懲役又は三十万円以下の罰金に処する。翻译过来就是:威胁损害当事人生命、身体、自由、名誉或财产的,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因此,威胁罪更符合陈世峰的犯罪行为构成。

另外,日本现行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起诉便宜主义,日本刑事诉讼法第248条规定:根据犯人的性格、年龄及境遇,犯罪的情节以及犯罪后的情况,在没有必要起诉时,可以不提起公诉。检方在是否起诉方面拥有较大的主观能动性,证据不足,没有必要指控的罪名,检察官可以决定不起诉,因此,辩方的策略,是不在已经证据确凿的威胁罪(轻罪)指控上过多纠缠,浪费时间和资源。

2.从重罪引向轻罪:杀人未遂之辩

有的网友觉得奇怪,明明江歌已经死于陈世峰的刀下,何来的未遂呢?让我们来看看日本刑法的内容。

日本现行刑法199条规定了蓄意杀人:人を殺した者は、死刑又は無期若しくは五年以上の懲役に処する。意即:杀人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日本刑法203条规定了杀人未遂:第百九十九条及び前条の罪の未遂は、罰する。翻译成中文即为:从事上述(蓄意杀人)犯罪未遂也要受到刑罚。如果陈世峰自认蓄意杀人,则可能会被判处5年以上乃至无期、死刑的刑罚。不过被告并未自认,而是主张自己属于杀人未遂。因为第203条没有规定具体的处罚,应适用第199条规定的谋杀罪的处罚,但刑罚可以减轻。因为依据日本刑法第43条:犯罪の実行に着手してこれを遂げなかった者は、その刑を減軽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ただし、自己の意思により犯罪を中止したときは、その刑を減軽し、又は免除する。意即:犯罪行径未遂者可以减刑;并且,出于自己本身的意愿终止犯罪行径时,可以减刑或者免除刑罚;第44条:未遂を罰する場合は、各本条で定める。:犯罪未遂的刑罚,根据不同犯罪行为的相关条款判决。

此外,与我国的普遍观念不同的是,日本刑法上有个概念叫法律错误事实错误,当被害人已经死了,但行为人还误认为他没死,继续实施杀害行为,这时也叫杀人未遂。辩方想要证明的就是江歌的致命伤是陈世峰在无意中造成的,并造成了杀死对方的事实。而陈世峰辩称的,他担心因为受害人没死,自己父母要承受巨额的医疗费,进而继续杀死对方,就是这样的事实错误

3、集中火力激辩刘鑫证词的真伪性,意图动摇合议庭的内心确信。

本案关键证人刘鑫的出庭自然是中国民众关注的焦点,而深陷舆论旋涡的刘鑫,为了洗脱不仁不义的骂名,不出所料地更改了原先向警方提供的证词,坚决否认锁门,以及知晓陈世峰当时正在行凶的情况。在辩护中,辩方一直在强调案发时刘鑫是否关门,以及刘鑫证词的前后不一。然而此内容并非本案的犯罪构成要件,辩护律师显然是意图证明刘鑫说谎,增加陈世峰自述的杀人未遂的真实性,从而引导合议庭认同辩方的观点。

法庭看点二:起诉状一本主义之下的攻防之道。

在日本刑事诉讼构造中,起诉状一本主义是其中一项核心的制度,日本的《刑事诉讼法》第256条第三项规定:起诉书应记载下列事项:(1)被告人的姓名或其他足以特定为被告人的事项;(2)公诉事实;(3)罪名。公诉事实应记载诉因,指明犯罪时间、地点和办法等事实;罪名则须记载适用的处罚条文,以便被告人进行防御。可见,起诉书只准记载法定事项。该条第六项规定:起诉书不得添附可能使审判官就案件产生预先判断的文书及其他物件,或引用该文书等的内容。如果违反起诉书一本主义,公诉便无效(第338条第四项)。也就是说,检察官在提起公诉时只向法院提交一份起诉状,而不移送侦查中形成的笔录和收集的证据物,同时也禁止在起诉书中记载可能引起法官预断的内容。起诉状一本主义避免了法官预先熟悉案件证据材料状况,对案件发展有先入为主的主观意向,贯彻了以庭审为中心和辩论原则,这也使得江歌案控辩双方在法庭上的交锋更加精彩纷呈。

(一)本案争议点:

1.行凶前的经过,尤其是被告是否事先携带凶器水果刀前往现场;

2.被告产生杀意的时间点。

(二)检方指控:

以证明陈世峰故意杀人罪为核心,先后提供下列证据(本文仅罗列部分主要证据)证明陈世峰具有预谋杀人的主观故意:

1.陈世峰于案发日当晚9点左右出门,带了换洗衣服,作案后换衣服逃走。并戴着口罩。

2.带换洗衣服是为了找干洗店。

3.陈世峰下楼有意没有选择电梯,而是走楼梯。

4.陈世峰在去江歌家时刻意换上了不容易被看出染上血迹的红色鞋子。

5.陈世峰去江歌家时,没有在离自家所在最近的地铁站高岛平站上车,而是走了两站路才上车,而且没有用平时的西瓜卡(交通卡),而是买了一张单程车票(如果使用交通卡,会留下移动记录,故检方在庭上提供了陈世峰从20161012日到115日的交通卡移动记录。)

6.警方在陈世峰就读的大东文化大学研究院里发现了与杀人凶器水果刀一致的刀具套,该实验室之前曾丢失一把与作案凶器一样的刀。

7.陈世峰在进地铁之前买了一瓶39度的威士忌,他称这是送给江歌的慰问礼(但检方的DNA检测证明,陈世峰买的威士忌在到江歌家之前就已喝过,证明陈买酒是为了喝酒壮胆)。

8.被告人到江歌家后并非在门口等候刘鑫和江歌,而是在三楼埋伏等待。

9.江歌与被告人脸上、脖子上的各处损伤。

10.江歌和被告人衣物上的损伤痕迹。

11.陈世峰回家时换掉了出门时穿的衣服。

12.检方提供邻居的证言、录像监控、江歌母亲的证词,还有司法鉴定等多项证据,以证明陈世峰杀完江歌之后还想杀刘鑫,但因客观条件不具备而放弃。

13.检方提供证据证明,陈世峰在用刀刺江颈部后,江血流如注,失去意识,瘫倒在地。面对这一切,被告人没有采取任何救助措施,马上离开现场,完全罔顾、也毫不担心江的生命危险,也没有采取避免江因自己的行为而死亡的行动。

(三)辩方激辩:

证明陈世峰主观上为临时起意,激情杀人。

1.对行凶前经过的辩解:

1)关于陈世峰携带换洗衣物的辩词:辩方律师调出证据,证明去年112日,陈世峰出门后,曾边在家附近的高岛平路上行走,边用日语干洗在手机中检索干洗店。在附近共搜出4家干洗店。

3)关于陈世峰当日路线的辩词:辩方律师解释,陈当天出门是为了找干洗店洗衣服,这也是他不从更近的三田地铁线高岛平站或西台站,而是从更远的莲根站上车的原因。

4)关于陈世峰是否有预谋犯罪的辩词:辩方律师首先出示证词,证明事发当天,陈世峰离开江歌家后,乘坐出租车,但身上仅携带4000日元。出租车司机建议他到附近便利店取钱。陈世峰照做。辩方以此证明陈未携带足够现金,没有事先预谋。辩方律师随后还出示陈在高岛平住所附近的监控视频,证明陈世峰出门时,有时戴眼镜,有时不戴眼镜。据此可证明陈世峰行凶并非具有计划性。

5)关于凶器的辩词:

辩方律师辩称,凶器水果刀是由刘鑫递给江歌的,并质疑检方关于陈世峰在学校研究室取得凶器的相关证据。

辩方律师还出示申请调出的鉴定书,称现场遗留的刀柄前端塑料部分,用棉棒提取的附着物上检测出人的血迹。而对刀柄表面用棉棒提取的附着物的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不能证明存在血迹,并以案发当日时间线指出,刘鑫有可能对刀柄上的指纹进行清除。

图为与本案凶器一致的水果刀(据媒体报道)

2.对被告产生杀意时间点的辩解。

被告人陈世峰在法庭辩称,刘鑫把水果刀递给被害人江歌后就关门了,是江歌先将刀刺向被告,而被告在与江歌争夺刀时,失手造成致命的刺切伤之后,误以为江歌未死亡,害怕承担医药费,才产生了杀意继续刺杀江歌。被告辩护人因此主张,判决应是杀人未遂罪。

我们可以看出,陈世峰辩护律师的策略基本上是见招拆招,以割裂陈世峰行凶的行为和主观故意的方式进行杀人未遂的立论,同时抛出江歌收钱论主动持刀攻击论,否认检方的证据和指控,还意图利用相关舆论将刘鑫拉下水,这也最终引起了合议庭的反感,法官的判决也没有接受辩方的观点(以下引用判决书原文):

1)被告辩解说是江拿出了刀。这种说法缺乏信用度。

有关证据证明,江双手手指上,有多处防御伤。江衣服也有损坏。而被告手上却没有防御伤。被告称其左手拇指根部有伤。但是出庭作证的岩濑医师说,观察被告在事发18个小时后拍的手部照片后,不能认定这是当时造成的伤痕。根据客观证据判断,是被告手握刀柄,对江造成防御伤等伤口。被告的主张不合理,和证据显示的客观事实完全不吻合。

2)有关辩方认为江的致命伤为偶然失手所致的说法

被告辩解称,致命伤是在双方夺刀揪斗时偶然造成的。看到江血流如注,被告本来想施救,但考虑到父母将承担高额医疗费,而且江若死了,就没人知道自己是凶手,因而产生杀意,对江的颈部次了10刀左右。其时,刘已报警,因而不能向刘鑫求助,203室住户探头往外看,两人虽四目相对,但只是一瞬之间,被告也没有机会向203室住户求救。

但是,被告对江造成的致命伤是在一连串刺击行为中造成的,杀意明显,仅仅6号伤口出于偶然和失手造成的说法不能认可。

如果被告确属失手,应立即施救。在当时状况下,被告有可能做到。但被告不仅没有采取任何救护措施,反而意志坚定地连续刺击江。辩方的主张极不自然,不合理,也无法理解。

辩护人称被告是和大内公寓203室住户四目相对后产生杀意,然后连续刺了很多刀。而大内公寓203室住户称,其探头出来,和被告四目相对,关上门后,立即听到有人离开的脚步声。被告的说法和该证词不吻合。而203住户证词的信用度毫无问题。因而,被告的辩解不可采信。

说句题外话,据澎湃新闻报道,陈世峰家属在聘请这位辩护律师(中岛贤悟)之前,更换了之前聘请的律师,而该律师的辩护策略是沉默方针,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如果辩方采取基本承认检方指控,并真诚悔罪的策略,或许最后取得的效果要优于全盘否认和强辩。

法庭看点三:为什么检方不要求法院判处陈世峰死刑?

日本是当今世界中极少数保留着死刑的经济发达国家之一,但在死刑判决和执行上相当慎重,一般以不判死刑为原则,以判处死刑为例外。日本刑法中可以判处死刑的罪名,一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二是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生命健康的犯罪;三是故意杀害特定公民的犯罪;四是以重大故意犯罪造成特定公民的生命被剥夺的犯罪。在可以判处死刑的案件中选择死刑还是无期徒刑,需要法官综合考虑案件中的具体情节作出判断。而法官判断的标准也就是著名的永川准则。这个准则来自于日本最高法院在审理1968年发生的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的好友,著名的畅销书作者--永山则夫连续杀人案时。当时法官综合考虑了以下9个因子后,认为无论从罪刑均衡的角度还是从一般预防的角度都不得不选择对永山适用死刑:

1.犯罪行为的罪质。

2.动机。

3.样态(杀害手段的执着性、残酷性)。

4.结果的重大性(杀害人数)。

5.被害人遗属的感觉。

6.社会影响。

7.犯罪人的年龄。

8.前科。

9.犯罪后的状况(救人、逃跑)。

此后,这9个因素也成为日本法官是否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的金科玉律,而本案检方除结果的重大性(杀害人数)这个基准之外,也完全是按照永川基准来进行立论的。此外也可以看出,江歌母亲的法庭陈述,以及她收集的450多万死刑请求签名,都属于被害人遗属的感觉基准,实际上对法官的量刑是有或多或少的影响的(最后满足了检方的求刑诉求,对陈世峰顶格判决)。

法庭看点四:看日本的裁判员参加刑事审判制度。

仔细观察江歌遇害案的合议庭组成,我们会发现,有多达9名的合议庭成员,这要从日本的裁判员参加刑事审判制度谈起。

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日本掀起了司法制度改革的大潮,日本在刑事审判中实行普通民众参与的裁判员制度,被誉为日本司法制度改革的三大支柱之一。2004521日,日本《裁判员参加刑事审判法》获得通过,自2009521日起日本正式施行裁判员制度。该法规定普通民众参与审理的案件范围如下:一是判处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的案件;二是法律规定适用合议庭审理案件中,因故意犯罪引起被害人死亡的案件。然而,与英美法系国家中被告人有选择案件是否实行由陪审员审理的权利截然不同的是,当日本法院采取裁判员审理方式时,被告人并没有选择是否实行普通民众参与审理的权利。

实行裁判员参与审理案件,一般由3名法官和6名裁判员(即3+6型)共同组成合议庭审理,合议庭的审判长由其中1名法官担任。合议庭中有3名职业法官,可以控制法律适用的专业方向;同时,合议庭中普通民众的人数明显多于法官人数,可以制衡法官意见对普通民众产生的影响。

此外,如果公诉方、被告人和辩护人对起诉事实没有争议,也对合议庭的组成亦无异议,法院有权利裁定由1名法官(审判长)和4名裁判员(即1+4型)组成合议庭,以提高审判效率,同时保证民众参与司法的权利。

一般认为,裁判员制度的目的是提高国民司法的参与度,将国民的法感觉反应至庭审中,增进普通民众对司法的理解和信赖。目前,日本刑法学界仍在就如何保障裁判员发挥作用,更好地融入刑事司法的体系之中,消除作为裁判员的国民的不安以及不满之感等议题不断研究和讨论。

至此,江歌遇害案基本告一段落,陈世峰之所以免于死刑,不是因为检方或法院手下留情,以日本现有司法体系来看,结果已算公平公正。作为本案中唯一的一位善良者:被害者江歌,却再也看不见法律所带来的正义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以德报怨,又何以报德?!逝者长已矣,而此案留下的若干话题与争议,也将长留在国人的记忆里。